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小说 > 古典武侠 > 正文

西施

作者:admin来源:人气:988

         中国的春秋、战国时期,可说是历史里一段混乱的时代,诸侯公孙各据一方,或扩权争利、或雪耻复国、、一时间战火不断、民不聊生。

  在春秋末、战国初,长江和钱塘江之下游,有两大国对峙着;北方为吴国、南方为越国。两国之间就为了争权夺地,长年累月互相征伐,也各有消长。

  周敬王二十四年,吴王阖闾借着越王允常病逝之机,出兵功打越国,不料却被新立为王的勾践打败,吴王阖闾也因伤重不治。吴国立太孙夫差嗣位,并精练兵将矢志复仇。

  周敬王二十六年,吴王夫差率水军藉太湖水道侵袭越国,两军即交战于椒山之下。越兵战败被围固城,越国大夫 蠡、文种向越王勾践献策,以美女、珠宝贿赂吴国宰相伯 ,藉宰相美言吴王求和以保社稷。

  吴王夫差应允越国降顺,并将越王勾践软禁于国内充当人质。越王勾践则卧薪尝胆伺机复国。

  越国境内一片亡国之凄凉景象,诸暨县内苎罗山鹿却春江潋滟。临江下游正有两位素装少女在江中浣纱,并不时嘻闹玩逗着。着青衣者姓施小名婉儿、穿红衣之女姓郑名旦,比婉儿稍年长。

  两人皆是居住在苎罗山鹿西侧之小村落,自幼互为玩伴感情甚深,可说是情同姐妹也以姐妹相称,两人容貌是各有特色,但都是倾国倾城之绝色佳人。

  施婉儿从小就有不明的痛心症,不堪劳累,每当痛心发作总是捧心蹙眉,更显得娇柔可怜之模样,不知有多少男孩为之倾倒,美艳名声播传四方,有人就以「西施」之号称之。

  郑旦在娇丽的容貌中更是有着活泼、朝气,使得两人并站一起时就像盛开的并蒂芙蓉,娇柔艳丽各有特色交互辉映。

  秀美的山鹿溪畔因双姝而失色、暗然许多。鱼沉、雁落、花羞、月闭,一时间空旷的野地寂静了,只有偶而传出嘻笑声点缀着。

  『……嘻……哈……』『哎呀!婉儿妹你把人家的衣裳溅湿了啦……哼!看我饶不饶你……』『对不起!……哎唷!姐姐别泼我啊……我衣服也湿透了……』姐妹两就互相溅水潲湿,直到两人从头到脚无一干燥之处。润润的水珠沿着发稍滴落,沿着额头、脸颊和着汗珠滚流腮边。湿透的衣着紧紧的贴着肌肤,凸显出动人的曲线身材,好一副绿江春色!

  『好姐姐!我不敢了!求求你饶了我吧!』婉儿柔声的告饶着:『等一下我摘些果子给你,跟你赔罪好不好!?』『婉儿妹!别说了!』郑旦牵着婉儿的手慢慢往林子里走:『看!衣裳都湿透了,怎么回家啊!我们先到林子里把衣裳晾干再回去吧!』两人拨着矮树丛走入密林里,找个隐密的地方便各自宽衣解带,把除下的衣物敞晾在树干上。虽然对方皆同为女性,但一丝不挂的胴体现露在旁人的眼前,总是自感十分羞涩不自在,只得各蹲身一角背对着不敢言语。

  林里传来阵阵凉风,两人无一遮蔽的肌肤渐觉冰冷,虽然用手掌磨擦着身体藉以产生暖意,但是阵阵凉风仿佛越来越频繁、越来越凉冷,令身体一阵阵颤栗着。

  婉儿终将忍不住颤抖的说:『……姐姐,我……我好冷喔……我好怕唷……』郑旦当然也好不到那里去,同样发颤的回答:『婉儿妹,别担心!在等一回儿衣裳就干了……』其实自己也是担心害怕:『……婉儿妹,来!让我们靠在一起互相取暖,这样该会好一点……』赤裸的肌肤接触的一剎那,两人不禁一阵心神荡漾,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受激荡脑海。一种肌肤磨擦的快感、一种礼教约束的羞愧、、交互的消长着。一种沉醉的诱惑让两人紧紧的拥抱着;一种搔痒的感觉使得身体不禁轻微的蠕动着;一种背叛礼教的刺激让呼吸、心跳越加急遽。

  当一切规范闺秀的教条被情欲淹没时,两人混然已在忘我的境界了!忘我的亲吻着对方的樱唇、忘我的互相挤压着丰乳、忘我的磨挲着对方的背。荒芜的丛林、凉沁的冷风……渐渐变成温暖的阳春。

  婉儿突然觉得下体一阵阵温暖,更有一股股热流翻滚着,一丝丝趐痒的感觉在阴道里骚动着,让人有不搔不快的冲动,微启喘嘘嘘的樱唇呻吟似的说:『姐……我……我……那那好痒……』郑旦早就有此感受,手指也早已在自己的穴口转磨着,也感受到藉由手指的转磨,似乎有一阵阵的舒畅可以掩盖过阴道里骚动的难受。郑旦一听婉儿的呻吟,立即伸手如法泡制的抚摸着婉儿的蜜穴。

  『喔!』突如其来的刺激,让婉儿一阵舒畅的快感,不禁摇摆着腰肢,让蜜穴配合着郑旦的手转动着:『姐……我……不要……嗯……羞羞……嗯嗯……』郑旦微闭着媚眼,吐着气说:『…婉儿……妹……嗯嗯……来摸摸……我的胸……来……嗯嗯…』婉儿尽管羞涩,却也不由自主的伸手轻捏郑旦胸前团肉,只觉得郑旦的双乳晶莹雪白、温润柔滑。随着呼吸的起伏,峰顶粉红色的蓓蕾似乎跟着抖动着。婉儿一手轻柔的抚摸着郑旦姐的乳房,另一手也轻拂自己的玉乳,企图让自己跟郑旦能感同身受。

  郑旦享受着肌肤摩擦的舒畅,觉得一阵趐麻酸痒传自阴道深处,急速的漫延全身,冲刺着头顶。不禁手指一紧压揉着自己穴口突出的蒂核,另一手却借着湿液的润滑,「滋!」一声把半截手指滑入婉儿的阴道。

  『啊!』婉儿又是一声惊慌:『喔……姐……痛……』随即,又是一阵热潮冲蚀。快感、刺痛、酸麻、趐痒……一种生平未遇的奇妙感受,无可言喻的舒畅使得她只有喘息、呻吟、颤栗……姐妹两人在一阵娇嘘乱呼之后,身体一软无力的各自仰躺地上,任由满涨的爱潮从穴口汨汨流出,湿泄下身、滴落草叶。

  半晌,姐妹两人慢慢从激情中回神,一瞧两人放浪的模样,一阵羞愧让自己满脸通红、全身发烫,深低着头暗地里埋怨自己不该,却又有一丝丝愉悦浮上心头。

  勉强互相扶持起娇柔无力的身躯,各自安静的穿上衣服,偕同布出树林时,已暮色渐昏、炊烟袅袅。晚风从江面轻轻送来,裙带微飘、鬓发略动,双姝就像仙女下凡,令人看了不禁怦然心动、跪地膜拜了!

  婉儿见郑旦收拾起平常挂在脸上的笑容,暗地猜想郑旦是否为了刚刚的事在自责,幽幽的说:『姐姐,看你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,是不是刚才……其实我也有错,你就别再自责了……』郑旦没等婉儿说完即摇着头说:『不是啦,婉儿妹!我是看到此刻安静祥和的故国家园,还有与你的……姐妹情深,不禁想到我们的国家被吴国打败了,国君又到吴国充当人质……不知这种良辰美景以后是否能得长久,唉!』『嗯!姐姐说得没错,可是我们只是在江边浣纱的柔弱女子,又能帮国家有甚么作为呢!』婉儿也跟着心情沉重了!

  郑旦轻挽着婉儿的手说:『婉儿妹!要是有一天我们真的可以为国家出一点力的话,我一定竭尽其力无怨无悔……婉儿妹!你呢?』婉儿望着郑旦的脸真诚的说:『姐姐,会的!我也会跟你一样的报效国家。』婉儿看到郑旦微微露出一点放心的笑容,接着说:『姐姐啊!我想你就是太闲了,才会这样胡思乱想,应该……应该早一点帮你找个婆家,早点把你嫁了,你就不会……嘻嘻……哈哈……』郑旦装嗔作势要打人,两人又是一阵追逐嘻闹,莺燕般的欢笑,回荡着山林河谷。

  往后的日子,郑旦即常找机会连哄带骗的拉着婉儿到密林里,玩着令人脸红心跳的春戏。

  晴空天朗、艳阳高照。婉儿提着一篮寿礼,正往东村给婶母拜寿,同行的是村上的少年─施礼。施礼名虽音同「失礼」,却是个知书达理的俊书生,平时跟婉儿以兄妹相称从未逾礼,而施礼心中早已暗恋婉儿,只是礼教约束难以启齿。

  在急忙的赶路又加上热日的荼毒,婉儿身体不支心痛又发。只见婉儿双手捧胸、眉头聚蹙、气喘嘘嘘,身躯摇摇欲坠。

  施礼赶忙趋身上前扶住婉儿的娇躯,一股少女的幽香直冲脑门,由不得施礼一阵恍惚,扶住婉儿的双手几乎失力。初次被男性有力的臂膀拥着的婉儿,不禁一声娇呼,随即羞红满脸,只觉一阵晕眩,越发无力软软的靠在施礼结实的胸膛。

  施礼扶着婉儿走到路旁树荫下,让婉儿倚靠着树干休息。只见婉儿蹙皱着眉头,一副娇柔可怜的模样,让呆立一旁的施礼心疼不已;又见婉儿双手轻揉着自己的胸口,两团肉球隐具型态,让施礼幻想着要是换上自己的手,那种揉在充满弹性的乳峰上的滋味一定若登仙界,一阵艳色的幻想让自己跨下之物也慢慢充血挺硬了。

  此时婉儿正好转头望向施礼,正好瞧见施礼的跨下有异常的蠕动、膨胀,把裤子撑起一个奇异的凸状。看得对男女情事一知半解的婉儿,更是一阵脸红心热,急忙别过头去,羞愧得恨不得有个地洞藏身,不禁又急促的喘气。

  施礼倒不知婉儿的羞愧,以为婉儿心疼加剧,立即屈身探询:『婉儿妹,是不是很难过啊……唉!这该怎么办?……该怎么办?』施礼关切之心在言词里表露无遗。

  婉儿瞧着施礼竟为自己着急得手足无措,心头自是一阵温暖,又一阵阵隐隐约约的异性体味传来,胸口更是一阵小鹿乱撞,无意识地又在自己的胸口揉搓着,只觉得一阵趐麻快感,就像那天跟郑旦姐在林子里……一般,想着想着自己的手却像已经不受自已控制,一直搓揉着而停不下来。

  一旁的施礼把婉儿搓揉胸口的动作看得仔仔细细,看着婉儿胸前的肉团形状被压扁、被挤偏、被堆聚,施礼甚至隐约看到坚挺的一个小凸点,紧绷在柔薄的衣服里,看得施礼虽无心痛症,却也跟着婉儿的呼吸渐加急促。

  施礼看着婉儿的轻微扭动的娇躯,火红的耳根下却映着雪白的颈项、俏肩,松散宽弛的衣襟里,依稀可见深邃的乳沟。施礼情不自尽的把嘴印上婉儿的颈项,双手孔武有力的环抱着婉儿,嘴角挤出喃喃自语:『……婉儿妹……婉儿妹……我爱你……』婉儿被施礼突如其来的侵袭,先是一阵惊慌、嗔怒,但随即又被雨点般亲吻的舒坦、耳边的甜言蜜语盖了过去,只觉得身躯更加无力,内心更加慌乱,既像深醉、又像熟睡而昏沉了。

  施礼移动着嘴唇贴上婉儿樱红的热唇,婉儿沉醉了。施礼的舌头撬开婉儿的贝齿,向里面探索、游动着,婉儿的舌头迎战着。两对嘴唇就这样紧密的贴着、缠绕着、吸吮着。

  当施礼的手接触到婉儿的胸口,婉儿不禁一声娇呼:『啊!……礼哥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』婉儿把施礼搂得更紧。

  施礼若有所悟的抱起婉儿,走向路边丛林里。施礼含情脉脉看着怀里的佳人,只见婉儿双手环抱着施礼的颈项,微闭的媚眼轻轻跳动着,娇羞的模样惹人爱怜;松脱的衣襟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,让人心马意猿。

  施礼来到密林里一片如茵的草坪上,轻轻的放下怀里的婉儿,低头就亲吻婉儿,四片热唇的磨擦,激发起热情的升华。渐渐的婉儿的衣裳松散开在两旁,露出凝脂般柔嫩的肌肤,跟施礼古铜色结实的肤色相互晖映着。

  施礼的手巡视着婉儿的的全身,从粉颈、胸口、双乳、小腹、、最后停驻在一片乌亮的绒毛上。婉儿的含羞带怯的掩着脸,忍不住肌肤被拂过的快感,竟也轻声的呻吟了!矜持的少女情怀令自己不敢乱动,却又忍不住受搔痒而扭动的身体。

  施礼灵巧的手指拨弄着婉儿的穴口,竟然发现婉儿的穴口早已泛滥成灾了,施礼更藉爱液的滑顺,曲指向穴内慢慢的探入。此时的婉儿竟然因如此的刺激而微微挺着腰,配合着施礼手指的动作。

  此时的施礼已经像是一头疯狂的野兽了,色欲弥漫了全身,一切礼教约束全拋掷脑后,一阵风似的挺着硬梆梆的肉棒,压在婉儿的身上,寻到穴口的位置,一挺腰就将肉棒插入半截。

  婉儿正处于陶醉中,施礼肉棒侵袭时尚无知觉,但肉棒挤入蜜穴时的刺痛,由不得她哀叫一声:『啊!痛!…哥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』。婉儿激烈的扭动着身体,试图躲避肉棒无情的进攻。

  施礼的肉棒虽然只插入一个龟头深,却也觉得一阵箍束的快感,而婉儿凄惨的叫声令他一怔,欲逞兽欲的激动清醒许多,只是现在施礼已经是骑虎难下、欲罢不能了。施礼双臂用力紧紧搂抱着婉儿,虽让婉儿无法躲避,自己却也不敢乱动,不敢让肉棒再度更深入。

  婉儿初开的花蕊,虽然经不起粗大肉棒强行挤入而剧痛难挨,但也感觉得到施礼不敢强入的体恤柔情,感激的爱意油然而生,但却也不知如何是好。半晌,婉儿觉得穴里刺痛的感觉慢慢在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搔痒,阴道内更有一股暖流不自主的涌出。

  婉儿觉得此刻需要有个东西,伸入阴道内抠搔阴道内壁的难受,最好是施礼的肉棒,施礼的肉棒要是再深入一点,就能搔着痒处了。可是婉儿羞于启齿,不敢出言要施礼把肉棒插深一点,只好轻轻摇摆下身,让蜜穴磨着肉棒。随着下体的磨蹭也让婉儿一阵舒爽,从喉咙间发出迷人、销魂的呻吟声。

  半天不动的施礼觉得婉儿的蜜穴转动起来了,龟头又仿佛有一股温热在侵袭着,一阵舒畅的感觉令他也慢慢挺腰,肉棒就一分一分的滑入婉儿的蜜穴里。肉棒进入约一半时,阴道里仿佛有一片薄膜阻碍着肉棒继续深入,施礼并不知是何缘故、也不知那为何物,施礼只得蛮力一冲顿觉豁然开朗。

  婉儿的处女穴道遭受施礼冲开,初时略为一疼,随继而来则是阴道里一种充满的快感,「嘤!」地轻呼一声,呼声里却也充满着无限的愉悦。婉儿觉得蜜穴里的肉棒在进出之间正好搔着痒处,就算佳肴醇酿也不及此美味。

  施礼的精神越来越高亢,肉棒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最后在一阵酸软、趐爽的刺激下,终于「嗤!嗤!嗤!」将一股浓液射入阴道深处。施礼将积蓄十多年的处男精液,以锐不可当之势射出之后,仿佛自己的精力也一起跟着流失,全身脱力般的瘫软在婉儿身上。

  婉儿的阴道内可以感到,精液激射的力道不轻,精液带着一股股的热流,仿佛射到心脏,又立即扩散全身,一种涣散的舒畅随之布满四肢,觉得自己的身躯似乎被撕裂成无数的碎片四处飞散……施礼慢慢从激情中回复,一看到自己逞欲的模样,立即抽身退步懊恼自己枉读圣贤书,今日竟然如此唐突佳人,更掠夺去婉儿的处子贞节,激动得全身颤抖无法自己,双腿一软跪在婉儿的身旁战战的说:『婉……婉儿妹……我我……我真该死……真该死……』还正处于高潮晕眩中的婉儿,忽然觉得穴内突然虚空遂睁眼一看,才从春梦中惊醒,慌忙顺手抄起衣物掩蔽身体,只觉五脏一阵翻腾而悲从中来,暗自悔恨女人宝贵的贞操竟因一时的胡涂而失去,而今而后又当何颜以对家人父老。

  婉儿满怀羞愧、自责的起身,轻呼一声:『爹!娘!女儿不肖……』就冲向一株粗壮的榕树,欲撞头自尽以死谢罪。

  施礼一瞧婉儿欲寻短见,立即飞身扑往婉儿与榕树之间,意欲阻挡婉儿自尽,同时口中惊呼:『婉儿妹,不可!』婉儿的行动慢了施礼半步,头没撞到树干却撞到施礼胸口,婉儿的力道似乎不轻,这一撞令两人皆站不住脚纷纷倒地。自尽不成的婉儿只有自怨自艾地顿足捶胸、号啕大哭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施礼的胸口被婉儿大力的冲撞,余力使自己肩背又撞上树干,步履蹒跚的倒地,仰望泪人似的婉儿大是不忍,忍住火辣的痛楚勉力起身,蹲跪在婉儿面前,握着婉儿的双手说:『婉儿妹!事到如此地步错全在我,你无需自责,而且就算你我一死了之,也无法挽回你的节操……』施礼顿了一下,深情的望着婉儿继续说:『其实……其实我早对婉儿妹你有爱慕之心,只是不敢向你表白,假如婉儿妹你不嫌弃,我……我愿意禀明父母将明媒正娶你为妻,一辈子陪伴着你……』其实婉儿也是早已心属于施礼,此时施礼又对自己表明心志,嘴里虽不答话却也芳心暗喜,背过身子整理衣裳。施礼也避头自着衣裤,喃喃地说:『……我施礼得娶婉儿妹为妻,该是祖上荫德、亦是我三生有幸……』整装妥当,施礼偕同婉儿步出林间,提起寿礼东村给婶母拜寿去,一路上两人默默而行,自是羞惭未退显得有点失魂落魄。

  此时,越王勾践入吴为质已有三年之久。

  勾践一直被禁于吴国先王阖闾的墓旁石室里,经常被往来之吴国百姓羞辱,勾践只得忍气吞声期待有朝一日能复雠雪恨。

  是年三月,吴王夫差发病,经月不愈,四处求得汤药皆无起色。 蠡无间意得知吴王得病难愈,便起坛占卜欲知凶吉。

  蠡取得灵卦之后便对勾践进言:『启奏大王,依卦象得知夫差之病应在壬申日痊愈。因此微臣有一计可使夫差赦令大王回国……只是要让大王有受委曲,不知大王是否肯受?』勾践闻言大喜:『此言当真!…… 蠡你且说看看!』『大王你此时进宫求见吴王,佯装识得医术,然后尝其粪便,再告知吴王痊愈之日……』勾践闻计虽好却要尝其粪便实在不愿,又想既为江山社稷又有何不为!?只有勉为其难答应了。

  隔日,勾践依 蠡所授之计,尝粪之后,便佯作喜状对吴王夫差说:『恭喜大王!大王之恙当于壬申日痊愈……』夫差看到勾践尝粪之举,感动的说:『就算是我的儿子,也未必肯这么做,可见你对本王的忠心,本王若真在壬申日痊愈,本王则赦令让你回国。』壬申日时夫差果然痊愈,夫差欢喜得大兴庆宴,并宣布赦放勾践回国。相国伍子胥闻讯赶来欲阻止吴王,夫差一见伍子胥不悦之色,便知伍子胥欲阻止赦放勾践之事,夫差便说:『相国,今天乃本王病愈之喜日,别说扫兴话!』伍子胥还是甘冒大讳进言道:『启奏大王,赦放勾践回国则有如纵虎归山、释鲸于海,来日自有威胁啊!请大王三思。』夫差怒曰:『相国,你别危言耸听了。三年来勾践被本王拘禁石室,他都无一微词,日前甚至为我亲尝粪便,为我观病。相国,你说你做不做得到?本王心意已决,你不用多说了!』伍子胥忿然告退离席,伯 趁机谗言吴王:『相国的架子越来越大了,连大王的庆宴都要扫兴……』吴王夫差闻言心中大是不悦,打定主意找机会必将伍子胥除去。

  勾践回国后牧民垦地,并暗中养兵蓄马以图一雪前耻。一日,有一伐木工人在深山里发现到两颗巨大的神木,特去禀报勾践。

  勾践听了非常高兴,向旁边的文种说:『此乃天赐吉兆也!』文种突生计谋:『启禀大王,这乃是助我雪耻的良机。请大王派匠工将此木细工雕琢,献给吴王,让吴王拿来建筑宫庙。如此一来吴国必大兴土木、劳民伤财,我们既可让吴王没防备大王之心,更可从中取利。然后,在征召国中少女加以训练后献给吴王,既可当内应、又可蛊惑吴王……』勾践大悦立即交办此事,并遣蠡到国境县内网罗美女。

  蠡这日来到诸暨县境,信步走在河边,突然看见溪流漂浮着片片桃花瓣,好奇着往上游寻踪。果然在约半里远处伫立一位少女,正望着远处出神,手持着桃花枝正捻着花瓣往河中漫投。

  她正是婉儿。她满怀心事的寻思着:令人沉醉的男女情事、与郑旦姐的爱抚深情、悔恨失去处女贞操……时而春心荡漾,满脸羞红;时而忧心忡忡,眉头深锁。

  蠡一见婉儿的模样:披散着乌云般的秀发半掩香腮、透着秀气的脸庞正如桃花瓣粉红、露出一截手臂雪白青葱、、、微风飘动秀发、衣袂裙角,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之仙山精灵;又仿佛一股股少女清香扑鼻而来。 蠡驻足摒息远望,不想惊动这如诗如画的美景。

  蠡一回驿馆立即遣人打听,得知她即是人称西施之婉儿,便亲自登门拜访,向婉儿父母说明欲征召婉儿为国效力。郑旦听闻有机会为国家尽心力,便毛遂自荐自愿受召,并力劝婉儿同行。于是,姐妹两便随 蠡返回京都。

  其实, 蠡也被婉儿惊为天人的容貌所惑,心中亦对婉儿有所钟情,只是国难当头复雠为重,自己的儿女私情也只有暂拋一旁了。倒是郑旦见到 蠡气宇非凡、风度翩翩,心中也萌生爱慕,但也是暗暗念慕不敢表露。

  施礼听闻婉儿被征召之事,顿时失魂落魄,茶饭不思,也因思念成疾,卧病不起。

  邻家有一少女早也暗恋着施礼,探询得知施礼是为婉儿神魂颠倒,心想:「施礼既然喜欢如婉儿娇柔不禁、捧心蹙眉的模样,那我何不也照样画葫学仿婉儿,如此施礼便会喜欢我……」。于是,他就装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,捧着心、皱着眉、嗲声嗲气、颠颠的在施礼面前走着。

  施礼一看真是好气又好笑,颤动着身子半天说不出话来。村民一见她这种装模作样的丑态,便讥笑她是「东施效颦」,意为讽刺丑人多作怪。

  周敬王三十二年,郑旦与婉儿已入宫近三年了。

  。

  但 蠡也是满心不是滋味,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同时爱上郑旦跟婉儿;婉儿天真无邪、气质轻灵,郑旦则是端庄秀丽、成熟美艳。郁郁的情结让 蠡经常仰天长叹。

  这日,越王突然心血来潮,想要到别馆视察众女学习舞优的情形,就独自漫步径往别馆而去。越王才进别馆就在花园曲径中发现婉儿坐于莲池旁,露出青葱玉手轻泼水花。当越王走近婉儿若有所觉瞿然回头,两人同时『啊!』了一声。

  婉儿是惊讶越王驾临;越王却是醉意美色。

  勾践色眯眯地寻问:『你叫甚么名字?你怎么没再馆内习艺呢?』『啊!大王,小名婉儿。因为乐师今天请了病假,所以没上课。其它的姐妹们都在馆舍休息,婉儿是因思乡所以到花园散心……』婉儿起身低头回话。

  勾践看到婉儿玲珑的身材、娇怯的模样,更是心痒难忍、爱不释手,忍不住情欲的冲动,伸手抚摸婉儿的脸蛋、挽住婉儿的的手,说:『你不用学艺了,跟我入宫、当我妃子,我会好好疼惜你的……嘿!嘿!嘿!』婉儿挣开连步退后,不禁微怒出言顶撞:『大王,你是一国之君,不要如此轻薄。而且你征召我们进宫,不是要我们替你去实行那复国大计吗?你怎么可以沉迷女色,自毁前程呢?……』勾践听到婉儿义正之言词虽然心有羞愧,但也因淫欲熏心而恼羞成怒,更而秽声秽语的说:『反正你们也是要送给吴王的,倒不如我先享用享用!……来!让我亲一下……哈哈哈!……』婉儿不料勾践竟然如此轻薄,一时又惊、又怒、又羞欲转身躲避,那知勾践手快一把就抓住婉儿,双手环抱着婉儿柔腰,强行亲吻婉儿香腮。婉儿扭动的挣扎,不但未能脱困,反而更刺激勾践,让勾践感到婉儿胸前的团肉似乎弹手有力,扭动的磨擦让勾践的肉棒以昂然立起。

  娇弱的婉儿因极力的挣扎,顿感一阵逆血攻心,突然觉得眼前一黑晕眩过去了。勾践一见婉儿昏迷欲倒,内心更是大喜,便将婉儿抱往舍内安置床上,脱除了婉儿身上所有衣物,顿时眼神一亮、惊为天人。

  只见婉儿身无寸缕、玉体横陈,一双玉乳雪白无遐、挺拔高耸;平坦小腹无折无痕、滑若凝脂;双腿根部密发丛丛、乌柔亮丽、、、看得勾践淫心剧张、兽性大发,三、两下便脱去自己的衣裤,扶着肿胀的肉棒拨草寻洞,往婉儿的蜜穴挺腰便插。

  『啊!』一阵锥心的剧痛,令婉儿幽然惊醒,一看究竟心已明白,不禁缩身闪躲,也顾不的对方是大王身份,粉拳如雨打在勾践胸口,并不停哀呼着:『……大王……不要啊……不要啊……好痛啊……』勾践只想煮熟的鸭子那有再放走之理,双手紧抓着婉儿的脚,下身紧贴着再一挺腰,把粗大的肉棒强行插入婉儿的阴道里,即快速的抽插着。

  虽然婉儿三年前已跟施礼有过肌肤之亲,但那时阴道有爱潮润滑,虽有痛楚也不过一时,随之而来亦有快感。而现今被霸王硬上弓,干燥的穴壁时在不堪如此摧残;而且勾践肉棒的尺寸比施礼粗有倍余,插得婉儿是眼泪汪汪、痛苦难当。

  婉儿只觉得下体一阵阵火辣的刺痛,仿佛要被撕裂了一般,精神仿佛即将崩溃,嘴里不停的哀鸣:『……大王……不要啊……不要啊……好痛啊……』勾践在强暴的亢奋下很快的泄了精,勾践借着精液的润滑又狠狠的抽插几下,直到肉棒慢慢变软,才起身着装并厚颜的说:『媚惑的性挑逗也是一个重要的课题,你当好好的训练训练,我会提醒艺师加强一下!』说罢便匆匆离去。

  婉儿听了,自忖:「大王此话自是没错,我既然志愿要为谋国家大计,已将身躯献给国家了,岂可为自保贞节而坏了大计,只是,大王今日假公济私实也不该!

  ……唉!待事成之后,婉儿再自了残生罚己失节之罪罢了!」婉儿忍着痛楚欲起身清理,才发现阴道口汨汨流出浓白的精液,其中混着红红的血丝,又不禁悲从中来热泪滚滚而下,哀叹着真是「红颜命薄啊!」另一边,郑旦也因休课而与 蠡在相府花园设宴小酌,两人微有醉意时,郑旦伸手折一朵红花,投入亭台边的曲流中,隐语暗示吟唱着:『……艳红有心随波行,只叹落花纵有意,流水却无情……』蠡看着郑旦羞红的脸,自是了解郑旦吟唱的含意,便伸手轻握郑旦的手说:

  『旦妹,别再唱了!你的心事我都明白,而且我也是对你情有所钟。只是……只是我知道你将来会被遣送到吴国,我们徒有一段情只是增添无奈、惆怅罢了……』蠡似乎很悔恨的说:『当初……当初要是不将你征召入宫就好了,那你我岂不是……』郑旦摇头缩手说:『 大夫,你别这么说,征召入宫是我自愿的,我一直就想有机会为国家尽点微薄之力,……更何况……要不是因为受征入宫,我们也不会因而相识……只要 大夫你心中有我,那我便心满意足了!』郑旦越说声越小,又若有所思的说:『其实,我也知道你也深爱着婉儿,而且爱她之心更胜于爱我,只是婉儿她不知道而已。……那日婉儿练舞时心痛复发晕倒,我看到你眼中露出焦虑、不忍的神情,还不时探询她的状况……唉!』郑旦轻叹一声:『……其实,我并是不嫉妒,婉儿是我的好妹妹,……要是……要是我们三人能在一起生活,那不知有多好……』蠡一时间心如煎熬,为了国家社稷必须拋弃儿女私情;可是一生中也难再得此红粉知音,遂冲动的抱着郑旦,轻轻的拍着郑旦的肩背,表示自己的爱意、无奈、歉疚。郑旦并没有挣扎,只是静静的享受这甜蜜的一刻,心想:「即使无法长久相聚,至少也知道有人爱慕自己……」郑旦微微抬头看着心爱的人。

  随着情欲持续的升高,肌肤发烫似的热度,使两人的衣物渐少,最后就只是两条肉虫似的互缠着,使得相府花园是一片暖暖的春色。

  蠡以衣物摊铺在草坪上让郑旦仰躺着, 蠡伸手双手再郑旦柔滑的身体四处抚摸着。郑旦羞涩得不知所措,只得紧闭双眼,享受着人柔柔的浓情蜜意,以及挲摩的快感。?

  当 蠡的手来到郑旦大腿根处,郑旦自然的反应夹住双腿,却也把 蠡的手夹住了, 蠡觉得自己的手紧紧的贴着柔软的阴唇,有一种莫名的兴奋,又感觉郑旦的下身早已被泛滥的爱液湿润了,绒绒的阴毛、穴口、大腿湿濡得滑滑的,而且阴道内的潮水仍然不停的涌出,甚至湿泄了一大片垫在身下的衣物。

  蠡翻身伏卧压着郑旦,轻轻拨开郑旦的双腿,先用肉棒在她的大腿内侧附近挑逗,然阴唇附近游移。矿唤?獍粽绰?酥5┑囊?汉螅?宰家醯揽谕ι砺??牟迦搿#?

  『啊!』郑旦似乎会痛,虽然曾经跟婉儿互相以手指插入过,可是毕竟肉棒不同于手指。虽然肉棒比手指粗大许多,刚刚插入时不免有痛楚,但随即而来的却是一种穴内更充满的快感。

  蠡知道郑旦处女穴初次纳入的痛楚,柔声询道:『会痛吗?我慢慢进去,如果会痛再告诉我……』『没关系……』郑旦有点逞强的说。

  蠡慢慢的将肉棒插入,直到完全深入阴道后,刚好也顶到底了。慢慢的抽插下,刚刚觉得有点紧的阴道已经有点放松了。 蠡心想郑旦已经进入状况了,再询问:『……还会痛吗?』郑旦摇摇头后说:『嗯……不会了……好舒服……嗯』郑旦已经尝到性爱的美味了!

  蠡知道郑旦已放轻松了,就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,两人的身体不断的碰撞,发出「啪!啪!啪!」的声音,郑旦的手紧紧的抓住 蠡的手臂,嘴里『啊!啊!

  嗯!啊!』不停的呻吟着。

  郑旦叫的越大声, 蠡插的越用力,两人皆忘我的沉醉了。一阵趐麻 蠡将精液完完全全的射在郑旦的阴道里,同时 蠡也感到郑旦的阴道收缩得很厉害。 蠡看着郑旦很舒服,一副陶醉的样子,自己也心满意足的伏抱在郑旦身上,昏昏回忆着刚才热烈的交合美味。

  隔月,越王便遣使者带着众女前往吴国,着手美人离间之计。

  夫差一见郑旦跟婉儿差点失态,只见双姝花容月貌、沉鱼落雁各有所长,心魂俱醉连声道:『好!好!好!』眼睛看着双姝,嘴里含糊跟差使说:『你回去告诉勾践,我对他的忠心感到高兴,你下去领赏、下去领赏……嘻嘻!』夫差命令左右侍从不准任何人前来打扰,左拥右抱的带着双姝往寝宫里去。郑旦与婉儿此时已知是无法回头了,互相有默契的交换一个眼神,表示已经将一切羞耻置之脑后,决定要以淫荡的行为迷惑夫差。所以两人便一路跟夫差嘻闹骂俏、淫语连连、媚态横生,使得夫差心马意猿,非得一泄精力不足为快。

  到寝宫里时,三人已一丝不挂了,夫差先低头温柔地吻着婉儿的嘴唇,然后将手滑下来揉搓婉儿的乳房,婉儿的乳房一下子变硬了,乳头挺了起来,令夫差更是兴奋地揉搓她丰满的乳房。

  郑旦也伸手握着夫差粗大火热的肉棒,轻轻的套弄着,心中也暗暗吃惊:「……夫差的肉棒竟然这么粗大,我姐妹俩的小穴不知经得起它吗……」夫差的嘴唇贪婪地在婉儿的乳房间来回舔吸着,一只手也悄悄地伸到婉儿的下身,婉儿的大腿根部完全湿透了,因潜意识中淫乱的快感而不住地流着淫水。

  夫差的舌头一路往下滑,最后来到婉儿的蜜穴处,伸长灵蛇般的舌头分开阴毛,轻轻地弹着那一道裂缝。当夫差的舌头和嘴唇在她奶油状的裂缝中来回蠕动时,婉儿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了。

  夫差将舌头深探进婉儿的阴道内,转着舔着穴里的两壁。婉儿的背拱了起来,脑袋来回地甩动着,显得十分地意乱情迷。

  郑旦这时樱唇大开含住了夫差的肉棒,夫差可以感到郑旦正用力吮吸着,一阵阵的舒爽直冲头顶。夫差的嘴贪婪地吮吸着婉儿阴户中流出的淫液,舌头就像是小型阳具似的仿真抽插动作。婉儿也挺动屁股使夫差的舌头可以更加深入地品尝她可口的淫洞。

  夫差不觉也一挺腰,肉棒便毫无阻碍地直达郑旦的喉咙深处,郑旦的嘴吸更用力的吸吮着,夫差有忍不住要射的敢觉,企图退出肉棒,但婉儿却压住夫差的后臀,令夫差抽动十分困难。郑旦的手轻柔地挤压着夫差的阴囊,使夫差忍不住当场射出了一股浓精来,郑旦毫不犹豫的全吞咽下去,并用舌头在龟头上打转。

  夫差真是天生异禀,射精后的肉棒并没有软下来,立刻将婉儿按倒压了上去寻着洞穴,腰身一挺,粗长的肉棒便完全没入婉儿潮湿温热的阴户内。婉儿的阴户仍然像第一次那样紧,阴壁上的皱折紧紧地箍着夫差的肉棒,虽微微刺痛,却也舒畅万分,阴道不断分泌出的液体,弄得夫差的龟头很温热趐痒。

  当夫差的肉棒向里挺进时,婉儿窄小的阴道紧紧的吸住夫差的肉棒,阴壁上的皱折不断刮着肉棒龟头的 角,使夫差心跳加速精神更亢奋。

  婉儿抬起大腿缠住夫差的腰部,使夫差的每一次插入都能直抵子宫,身体哆嗦着、阴壁急遽的收缩,勒得夫差的龟头一阵趐麻,不由自主地喷发了,一股股又浓又热的精液,完全地洒在婉儿的子宫内壁上,烫得婉儿又是一阵舒畅的高潮。

  郑旦吃吃地笑着说:『大王,我也要……』夫差气喘嘘嘘的说:『你看它都已经软了,你能让它再能硬起来吗?』夫差满怀希望地问。

  婉儿媚媚的说:『大王,让我来试试!』婉儿就依着郑旦的样张开朱唇,把夫差肉棒含住了。

  夫差突然有了一个主意:『为什么你们俩不都一起吸呢?这样就可以缩短我勃起的时间了。』婉儿微笑看了看郑旦,郑旦默默地点了点头说:『好吧!妹妹你先来!让我们看看要多久我们才能把它弄起来。』婉儿低头一口吞下我软绵绵的肉棒,她还没做什么,夫差就感到阴茎又开始在她温热湿润的小嘴里勃起了。夫差暗自爽着想:「天哪!爽极了!我今天非干个够不可。」夫差揉搓着郑旦的乳房,郑旦的乳房丰满美丽、细腻光滑,略略有些下垂,但在做爱时抖动起来可以把人迷死,相比之下,婉儿的榉柯孕∫坏悖???嵬?透挥械?裕?厦娴阕旱牧搅H橥烦拭倒迳??浅?砂??

  郑旦靠了过来,舔着夫差的阴囊;婉儿则继续吮吸夫差的肉棒。郑旦将夫差的睪丸全含在嘴里,津津有味地咀嚼着,仿佛很好吃,然后又用舌头去和婉儿一起舔夫差的肉棒。

  婉儿的舌头往上移动,舔过夫差的小腹、胸膛、脖子最后停在夫差的左眼上,嗲声嗲气的说:『大王,你该替郑旦姐服务服务了……』又向郑旦说:『我想大王已经准备好了,姐姐……』郑旦立即欣喜地坐起来,婉儿帮郑旦跨坐在夫差热力逼人的肉棒上,对正郑旦的阴道口。郑旦身子一沉,红通通发亮的巨大龟头立刻撑开郑旦紧窄的阴唇,滑了进去。

  夫差与郑旦两人同时呻吟起来,郑旦的阴道由于刚才的口交早已湿成一片,肉棒很顺利地便齐根尽没。夫差伸手抚摸郑旦丰满的乳房,温柔地揉搓着,他们俩都放慢动作,专心地感受结合处分合所带来的快感。

  一旁的婉儿忍不住了,扭动着身体,伸手到夫差和郑旦的结合处,沾着郑旦蜜穴流出的淫液,揉弄我的阴囊,这一下额外的刺激又使夫差差点射了出来。

  郑旦的屁股开始旋转、摇摆,嘴里不停的呻吟着。夫差拽住郑旦的屁股,抬起臀部用力向上顶,郑旦的身子随着夫差的冲击上下起伏,雪白丰满的乳峰欢快地跳动着,十分养眼。

  随着夫差速度的加快,郑旦更加狂野。突然但夫差的身体向上升起,使夫差的肉棒脱离了她的阴户,正当夫差焦急时,郑旦却又立即坐下来,而且非常准确的让肉棒重回阴户的怀抱,这样来回几下使的夫差简直欲死欲醉,郑旦更是淫声连连。

  郑旦的高潮似乎还没有到来,但夫差却有点忍不住了,却又舍得这样就射精,但是这当然很困难,因为郑旦炽热、紧窄、多汁的阴户不断地向肉棒纠缠,弄得夫差牙关打颤,阴囊收缩,简直快要忍不住射出来了。

  于是夫差按自己的意思做,让郑旦俯下身子,手按在夫差的肩膀上,将身体的重心前倾,使臀部起伏的频率能加到最快,磨擦也更紧密。坚挺丰满的双峰随着郑旦的每一次起伏,颤巍巍地抖动着,两粒小樱桃在我眼前飞舞,使夫差狠不得一口将它们咬下来。

  郑旦终于一阵胡扭乱动中达到高潮了,一股股的爱潮随着身躯一颤一颤的淹没了夫差的肉棒,夫差也精门一松一泄如注,双双陷在愉悦的淫欲中。

  吴王夫差自从接纳了双姝后,成年累月的浸迷在女色之中,又加上婉儿巧妙的离间君臣,连连诛杀多位忠国大臣,让朝中是国政荒废、躏臣当道;国内是饥荒连连、民不聊生。

  周敬王四十二年,勾践得知吴王夫差迷于酒色不理朝政;境内一片疲弊之相,有德有为的忠臣皆被诛杀、遣配,于是决定举兵伐吴。结果吴军大败,夫差遣使求合,勾践不允,又无意中透露双姝反间之事得意非凡。

  夫差得知怒不可挡,一把抓住婉儿的肩膀,力道大得让指甲都 入肩肉里,狂声呼叫:『天啊!我最爱的人竟然是我的敌人……』说完即出城奔往山上去。

  婉儿被摇的披头散发、泪流满面,跌坐地上,心想:「郑旦姐年前已病逝,现在我的任务也已完成,我当随郑旦姐脚步而去了……」此刻正好越军攻进城内,勾践与 蠡第一个冲进宫中, 蠡不见夫差与婉儿暗道:「不妙!」即往内宫寻去, 蠡到达寝宫时正好看到婉儿欲上梁自尽,赶紧上前解开绳套,抱着婉儿平放床上,凄切的说:『婉儿,婉儿,你醒醒啊!你这是何苦啊!』婉儿幽幽转醒,见得寻短不成,又为 蠡所救,只是朱唇紧闭、泪流不止,却也无言以对。 蠡命人看顾着婉儿,出宫追杀夫差去了!

  夫差和众残余兵将逃往南阳山上,越军也在后一路追赶。到了南阳山夫差环顾四周乃是荒山野地、烟尘滚滚,不禁连连叹息,悲声道:『我以前昏 杀忠臣伍子胥、公孙圣……今日终要轮到我丧生了……』夫差幽幽的转身向随从的王孙骆说:『我死了也无颜见地下的忠臣、先王,我死后用布将我的脸覆盖三层……』说完刎剑而亡。王孙骆脱下衣服,掩盖夫差的尸首,然后自缢于旁。

  勾践将夫差葬于南阳山上,入姑苏城占据吴王王宫,并传婉儿晋见。只见婉儿一身缟素,赢弱的走向殿前,风华绝代不减当年,只是多了一点沧桑、成熟之美。

  看得勾践两眼发直,直赞道:『好!好好!好个奇女子!』勾践又轻挑的向一旁的 蠡说:『今日能破敌,婉儿的功劳不少……嘻嘻!本王就封婉儿为妃……』当晚 蠡偷偷潜入宫中前往婉儿寝室,从窗外正见婉儿坐在桌前暗自垂泪。

  蠡轻轻的越窗进入,两人互拥的热吻着。窗外的世界正是日落而息;而窗内世界的春天才正要开始呢……
【完】